京华时报:字眼儿外的查韦斯

14年前,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委内瑞拉总统姓甚名谁,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国家的政治状况。如今,全球媒体发现,得让读者去了解一下委内瑞拉宪法第231条。记忆中上次如此抠字眼儿还是199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佛罗里达计票之争,多次涉及美国宪法第十二、第十四等修正案的内容。

8日查韦斯宣布推迟宣誓就职,这消息并不让人惊讶,毕竟他去年12月因癌症复发再去古巴手术时,很多人已有预感。倒是委内瑞拉国内的稳定可能会让一些人惊讶,去年选举前意气风发的反对派此时调门低弱,还要致信外国使馆和国际组织求声援。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抠过宪法中的字眼儿后发现,的确存在空白之处,但空白背后还是查韦斯的笑容。委内瑞拉宪法第231条,允许因“突发原因”更换宣誓就职地点,却未明确说明是否可更换就职日期;此外,查韦斯现在算不算“离职”,属于“暂时离职”还是“彻底离职”,宪法也无明确说法。就此,去年选战中败给查韦斯的卡普里莱斯呼吁最高法院出面解读。来自执政党的议长卡韦略却满不在乎:有疑问,请去最高法院。

卡韦略的信心来自字眼儿之外,查韦斯所在的党,统一社会主义党,通过一张又一张的合法选票赢得了国会多数,也赢得了大多数地方政府州长职位,这代表着占选民半数以上,800多万人的支持。去年选举结果出来后,希拉里曾警告查韦斯:“别忘了还有45%的人反对你。”但她显然忘了,查韦斯执政的合法性至少不需要最高法院的法官来裁决。而委内瑞拉反对派不成气候,也表明了查韦斯主义依旧深得民心,并不会因为一个人能否就职,甚至是否还在人世,而顷刻灰飞烟灭。

人们支持查韦斯,并不是因为他善用字眼儿,也不仅仅因为他的讽刺语言、他的演讲天赋以及他会唱“希拉里不爱我,我也不爱希拉里”。人们支持他,是因为他让委内瑞拉人第一次获得免费的教育、医疗以及更好的饮食,让委内瑞拉第一次成为一个在国际舞台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国家,甚至有必要去了解它的宪法。批评者总是不屑地说,那是因为他赶上了油价上涨的好年景,但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委内瑞拉1922年便发现了石油,可是1999年查韦斯上台时,还有60%的民众生活在贫困中。

查韦斯当然有他的弱点,但他一再获胜还是证明了一点,在这个时代,摆脱压榨与奴役,实实在在地工作和分配福利,为国民创造财富,让国民平等地享受财富,远比捧着别人写的教科书死抠宪法字眼儿更具有现实意义。这也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之后,拉丁美洲出现越来越多政府,并且越来越具有团结精神的原因。在那里,摆脱美国影响与国家经济发展、民主建设,这些目标,确有诸多重合之处,而实现它们的道路,还要有人在字眼儿外一步步走出来。

罗援父亲罗青长逝世现身凤凰古城澳大利亚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习国安委会议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杂志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批捕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一季度GD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