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菲律宾17岁女孩杀害养父的亲生儿女:我害怕地躲在屋里洗澡

2011年12月10日下午,正在学校上课的高中老师克鲁兹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快回家看看,你家好像被人抢劫了!”

克鲁兹来不及多想,立马赶回家查看情况。他在家里的小院里看到了一块被血水浸满的毯子和一把沾满鲜血的小刀。

他穿过厨房进入客厅一看,女儿和儿子直挺挺地倒在血泊当中,而唯一的幸存者的就是克鲁兹17岁的养女。

Maguad一家四口生活在菲律宾棉兰老岛北哥打巴托省的姆朗市,父亲克鲁兹是一名高中老师,母亲洛维拉在一所小学里任职校长,大女儿格温和儿子路易斯分别是18岁和16岁。

因为是书香门第,这个家庭在当地口碑非常的好,克鲁兹夫妻俩待人和善,乐于助人,社区里很多困难的老人和住户都受到过他们的帮助。

两个孩子也十分的优秀,成绩在学校里面名列前茅,因为性格很好,姐弟俩有很多的朋友。节假日休息的时候还会去教堂做公益。

2011年7月,大女儿格温在教堂举办慈善活动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名叫珍妮丝的17岁女孩,因为年龄相仿,两个人瞬间成为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相处中格温发现珍妮丝的身世很可怜,家境贫穷,父母早在多年前就因为生病去世,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靠着打零工赚取生活费,上学的学费也是有当地的福利机构资助的。

珍妮丝告诉格温,她很担心,毕竟自己马上就要18岁了,但她没有家人,甚至居无定所,也会失去一些只针对未成年人的补助。

善良的格温当场就说:“你别担心,我来帮你想办法。”格温回家和父母商量,希望他们能够收养珍妮丝,这样珍妮丝就不用担心她以后的生活,格温也能每天都和珍妮丝在一起。

父母很理解格温想要帮助好朋友的心情,但是他们并不想收养珍妮丝,且不说家里已经有了一双儿女,问题是珍妮丝已经年满17岁,并不是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

但是格温态度非常的坚决,必须要和好朋友珍妮丝在一起,克鲁兹夫妇无奈,为了女儿他们只能让珍妮丝成为家人。

虽然四口人变成了五人之家,但整个家庭氛围还是比较和谐的。珍妮丝在家人的面前,非常的乖巧懂事。

而且和格温的关系也再次升温,两人从闺蜜直接变成了姐妹。弟弟路易斯甚至为了珍妮丝,主动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他。

格温非常依赖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心里的秘密和生活中的一切都和珍妮丝分享。早上珍妮丝会给一家人做好早饭,然后大家一起出门,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在这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中,Maguad一家亲身感受到了珍妮丝的贴心,大家也在感叹为什么不早点认识这个女孩。

可是幸福并没有维持多久,洛维拉总是会有一种错觉,时不时就能感觉到珍妮丝怪怪的。

珍妮丝刚刚住到他们家里的时候确实非常贴心,但是没过几天,珍妮丝的态度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因为家里人口较多,东西也比较多,身为母亲的洛维拉很讨厌房间被搞得乱七八糟,她就会时不时地在家里唠叨几句。

这天洛维拉下班回家,发现家里被这几个孩子弄得一团糟,到处都是脏衣服,还有吃剩的零食碎屑,洛维拉就有点生气。

因为他们都喜欢玩电脑,于是洛维拉就说:“你们再不整理房间,我就禁止你们再玩电脑。”格温和路易斯没有什么异常,立马起来收拾房间,但珍妮斯的表情却变得很厌恶。

洛维拉觉得珍妮斯似乎很排斥她的管教,但是珍妮斯的这个表情一闪而过,再看她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

从此往后,珍妮斯开始在厨房帮养母洛维拉做饭,但是做好饭之后她就会一句话都不说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大家都被珍妮斯一反常态的样子搞得十分蒙圈,洛维拉就让格温去问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不管格温怎么追问,珍妮斯都只是说她因为学校快要考试了,学习有点跟不上,所以她的心情不太好。

格温一听原来是学习的事,立马就说:“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来帮你复习。”之后两姐妹就在房间里打闹嬉戏了起来。

但是家里气氛并没有回归正常,有的时候珍妮斯想要在晚上上网,但是她必须要征得养母洛维拉的同意。

但是洛维拉每次都拒绝,因为她觉得临近考试,晚上上网一定会影响珍妮斯的学习。在洛维拉看来,这是身为母亲做的最普通的一件事。

可是珍妮斯却因此和养母洛维拉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洛维拉也在私底下问过格温,珍妮斯有没有对她说过什么,但格温却表示珍妮斯一切正常

2011年12月3日,洛维拉带着全家人和学校里面的几个老师,一起自驾去了三投斯将军市,距离姆朗市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游玩的时候,大家一直都在拍照,游玩的同事就提议要给洛维拉一家四口拍几张全家福。

洛维拉想着已经和珍妮斯一起照了很多照片了,于是就让珍妮斯先去,等下回来再和他们一起合照。

珍妮斯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光,目光瞬间变得冷血,洛维拉在看到珍妮丝的眼神时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但其实所有的照片中只有两张没有珍妮斯。

善良的格温没有母亲那样敏感,回家之后依旧和往常一样,去找珍妮斯聊天看电影,但格温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等着她的却是好姐妹残忍的背叛。

2011年12月10月,下午三点多,克鲁兹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儿子静静地躺在血泊当中,屋内一片死寂。

格温躺在离卧室门一米的地方,全身上下都是乌青的伤痕,还有流着血的细长伤口。旁边的路易斯的双手被反绑着,嘴里被人用袜子塞住了嘴。

两个孩子都已经失去生命,但是他并没有发现养女珍妮丝的踪迹,于是他赶快拿起手机给珍妮丝打电话。

电话畅通,却没有人接听。克鲁兹的心再次悬了起来,难道说自己的三个孩子全部遭遇不测?

克鲁兹在家里大喊着珍妮丝的名字,但却没有得到回应。然而就在这时,珍妮丝的卧室门缓缓打开。

克鲁兹吓了一跳,以为劫匪还在家里,没想到看到的是珍妮丝,只见她捂着耳朵满脸惊慌。克鲁兹赶紧问她:“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珍妮丝一把躲进克鲁兹的怀里,流着泪说:“爸爸,吓死我了。”听到这句“爸爸”,克鲁兹皱了皱眉,但当他看到珍妮丝是安全的时候,他悬着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

在克鲁兹报完警之后,珍妮丝说:“家里突然有几个暴徒闯了进来,他们在搜刮家里值钱的东西,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面,才躲过一劫。”

听到这些克鲁兹问她明明在家,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喊你为何也不理人,珍妮丝冷静地说自己刚才在洗澡,水流声太大,没有听到电话声。

克鲁兹没有再问,但是他心里很疑惑,为什么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珍妮丝还能在屋里洗澡?

难道珍妮丝就不担心自己家人的安危吗?克鲁兹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她就是惊吓过渡而已。”

很快警察就赶到了克鲁兹的家,封锁现场之后,被害人尸体旁边放着沾着鲜血的锤子、棒球棍、水果刀、碎掉的酒瓶。

警方认为这四样东西很有可能是凶器,而且有多种作案工具就说明现场的犯罪嫌疑人不止一个,也就是说这起案件应该是团伙作案。

奇怪的是,警方和克鲁兹一起检查案发现场之后,发现家里贵重的财物几乎没有丢失,但珍妮丝明明说这些暴徒是入室抢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弟俩的尸体被法医带回警局做详细的检查,鉴定得知格温的死亡时间比路易斯的早一些,说明凶手是最先和格温发生争执的。

留在案发现场的警察一部分在房子周边进行走访调查,剩下的在和唯一幸存的当事人珍妮丝了解情况。

珍妮说当时她和格温在房间里面,路易斯在客厅,姐妹俩正聊天的时候突然听到客厅传来路易斯的惨叫,同时还伴随着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随后珍妮丝和格温出来查看情况,发现三个穿着黑衣的蒙面暴徒,他们手里拿着棒球棍和酒瓶之类东西,正在殴打弟弟路易斯。

格温见状立马去制止对方的施暴,但也被他们所制服,此时的珍妮丝已经被吓坏,她趁着格温被抓住的空档,转身躲进了房间,并将房门反锁。

珍妮丝躲在床底下不敢喘气,她掏出手机赶快给养母洛维拉发短信求救:“妈妈,能不能帮帮我?”

但珍妮丝并没有收到养母的回复,于是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两条自己的求救动态,文字配上大哭的表情。

警察问她:“为什么不选择在第一时间报警?”珍妮丝解释是自己当时太过紧张忘记了。

珍妮丝还对警察讲那些歹徒的脸被蒙得很严实,她没有机会看清他们的长相,而且他们应该确实是想要抢劫,但没想到家里有人,于是他们放弃抢劫转而开始杀人。

珍妮丝由于不是克鲁兹夫妻亲生的,所以17岁的她在案发后被社会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带走。

格温姐弟俩被害,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克鲁兹一家在当地十分受欢迎。

因此周边的住户都在网上为格温和路易斯抱不平,而洛维拉也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文章,给当地警方施压,希望他们能早点找到线日,当地警方专门抽调各个地方的精英去成立特别调查小组,并在媒体上保证,一定会在短时间内破案,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回答。

但是在15日,警局的物证科对现场凶器上面指纹的提取出来之后,立马将幸存者珍妮丝实施了抓捕。

法医在尸检时发现姐弟俩的身上布满了伤疤,他们认为死亡原因是被尖锐物品刺伤,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由于铁证如山,珍妮丝被警方带走,案发第八天,因为珍妮丝没有成年,所以她在律师的陪同下正式认罪。

而当问到珍妮丝为什么要杀害格温姐弟俩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我嫉妒她,为什么我费多少劲都得不到的东西,格温却能轻易拥有,甚至从一出生就有了一切,这不公平。”

也就是说,珍妮丝并不是无父无母,她只是假装扮演孤儿,骗取大家对她的同情。看到这些,洛维拉突然想到,在案发那天早上,珍妮丝突然喊他们“爸爸,妈妈”。

珍妮丝杀害克鲁兹夫妻俩的儿女,试图取代他们成为这个家里唯一的孩子,以获得唯一的爱,但是这种畸形的感情永远无法实现。

即便拥有了想要的一切,内心的自卑也会让她再次跌落地狱,悲剧依旧还会重演。

可怜的是18岁的格温,竟然被自己最信任的姐妹杀害,弟弟则亲眼看着姐姐去世。真的难以想象,这对姐弟到底承受了什么痛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